月煦

【青花瓷cp】青花瓷v. s小清新

💧很久沒更文真不好意思

💧《青花瓷cp真的太♥》的續文

💧此文純屬虛構

~~~~

1、

小哥費玉清很納悶。

結束了《我想和你唱》的錄製,費玉清依照前一天的約定領著華晨宇來到他提前預定的餐廳。

本來以為吃貨屬性花花會閃著亮亮的大眼睛盯著食物,就像平常認識的華晨宇那般露出可愛的表情,殊不知眼前的孩子微嘟著嘴,用筷子一下一下戳著碗裡的餃子。

為什麼心情不好呢?

小哥費玉清很納悶。

2、

華晨宇花花很鬱卒。

小清新小清新小清新小清新小清新……!!!

都已經有青花瓷了還搞一個小清新組合!!

費叔叔真是太遲鈍了!

華晨宇很是委屈的眼神飄向費玉清,換來費玉清擔憂不明所以的表情。

華晨宇花花很鬱卒。

3、

「花花?你還好吧?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費玉清滿懷關愛的看著華晨宇,弄得對方又一陣小鹿亂撞。

哼!就算費叔叔表情很可愛我也不會妥協!

華晨宇低下頭不說話,默默抗議。

費玉清伸手摸向華晨宇額頭。「有沒有發燒啊?」

唔……這、這是犯規!!

最終無法克制情感的華晨宇開啟撒嬌模式,雙眼水汪汪地看向費玉清,滿是委屈的模樣很是可憐,讓一向疼愛花花的小哥心狠狠疼了一番。

4、

「費叔叔……」華晨宇的聲音帶有一絲鼻音,聽來有著滿滿的酸楚滋味。

「哎呦,怎麼啦花花?誰欺負你了告訴費叔叔啊?」費玉清用著安撫孩子的語氣。

「我、我不喜歡你有別的人!」華晨宇心一橫,朝著費玉清喊出心中所想,讓對面的年長者嚇得一愣一愣,搞不清花花在說些什麼。

別的人?……別的人?冤枉啊我這把老骨頭還能有什麼人?這好像被抓姦的感覺是什麼啊?

小哥費玉清很鬱卒。

5、

好不容易理清華晨宇鬧彆扭的原因,費玉清不自禁笑出聲,惹來對面的孩子更委屈了。

「費叔叔!」華晨宇出聲抗議。「我很認真!」

費玉清費盡千辛萬苦止住笑,看著因為那種小事心情不好的花花,覺得對方真是太可愛了。

「哎,花花啊,你想想,我們可是有三個組合啊。」費玉清充滿耐心的說服對方。

青花瓷,廢話組合,兩輛火車組合。

不多不少正好三個。

經過了長久時間歷練的費叔叔用簡單的口才讓年輕才子花花順利消除了鬱悶感。

6、

於是,華晨宇開開心心和費叔叔有了一頓難忘的餐廳約會。

7、

分別之時,花花給了費叔叔一個出其不意的吻,如往常一樣換來小哥的無奈。

反正最後還是會由著他的。

備受寵愛的華晨宇就是要任性。

【青花瓷cp 】一日之約(下)

💧下篇是甜的

💧這兩位真的沒法虐啊~

ΔΔΔΔ正文來啦ΔΔΔΔ

聽到費叔叔給他肯定的答案,華晨宇都驚嚇了,正確來說,是驚喜了。

「您說真的啊費叔叔,不能反悔的!」華晨宇連忙提醒,話講的很快費玉清絲毫沒有時間反悔,當然他也沒有耍賴的打算。

一言既出,這一日之約是一定要的。

「我知道啊花花,不過這年輕人才約會,我這老人家可不知要往哪跑啊。」

華晨宇連忙搖頭,深怕他的費叔叔改變心意了。「費叔叔你不擔心,我會準備的。而且費叔叔你不老的,皮膚還很年輕的。」

看著眼前這孩子一副提心吊膽怕他反悔的樣子,費叔叔內心泛起一陣心疼,一點一滴地侵蝕著他。

這可難辦了,要是真的喜歡上這孩子,他們能有什麼結果?自己這老骨頭可沒法陪他遊山玩水,看遍春秋啊。

「費叔叔我稍微打扮一下,你稍待一會。」華晨宇一說完立刻衝回了房間。畢竟一天只有24小時,要把握和費叔叔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啊!

費玉清開始仔細思考自己內心的悸動,擔心他,照顧他,心疼他,疼愛他……是親情是友情,趕緊整理起奇怪的想法吧,對花花這年輕才子可不能動心啊。

砰。房門大大敞開撞到牆壁發出聲音巨大聲響,弄得費叔叔嚇出了一身冷汗。

「費叔叔我好了。」華晨宇恢復以往笑嘻嘻的臉,跑到費玉清身旁。

「哎呦花花,你出門這麼隨意啊。」費玉清認真打量華晨宇全身上下,怎麼看都不像要出門的服裝,簡單的素色棉T,黑色短褲,唯一比較正式的還是他臉上化的妝。這種風格倒是費玉清極少看到的,新奇之中還帶了些趣味可愛的風味。

華晨宇坐到費玉清身邊,笑臉盈盈。「費叔叔我們今天在家裡約會吧?看看電影再唱唱歌。」

「欸這也不錯。」費叔叔滿意地微笑,換來花花小鹿亂撞地一塌糊塗。

在家裡看電影還是別有一番滋味的,分明並不是自己會去涉獵的範圍,但費玉清卻是看得心滿意足,或許是因為身旁坐著個討喜的孩子吧。

在這兩個多小時的電影裡,兩人偶爾談談劇情,猜測未來發展,偶爾吃吃零嘴,很是自然。

除了電影發出的聲音,華晨宇細細地聽著費玉清淺淺的呼吸聲,那麼恬靜,那麼輕柔,那麼溫潤,那麼風度,像是春風撫過青青草地,像是夏夜動聽的蟬鳴,繞著高山,順著流水,風情萬種。

華晨宇不知道費叔叔喜不喜歡他,但至少他知道費叔叔不討厭他。費叔叔總是很照顧他,風度翩翩,就連微笑都是那樣浪漫。每次唱歌總能給歌曲唱出另一個意境,聽費叔叔唱歌,他彷彿能看見歌詞中寫出的風景,渲染這扣人心弦的樂章;每一句話都別有深意,有時逗人歡笑,有時又是那樣觸人心神,費叔叔的一切,他都非常喜歡。

所以才說,費叔叔就是一個藝術品。

華晨宇不自覺把目光移向費玉清,眼神有些朦朧,心跳慢慢加快,一絲一絲往前。

他輕輕將唇貼上費玉清的臉頰。

「……花花?」察覺到被人碰觸,費玉清反射性往另一邊退了些,有點驚訝地看著華晨宇。

「對不起,費叔叔。」一語畢,華晨宇的手扣住費玉清的後腦,一傾身,雙唇貼合。

那是一個相當溫柔的吻,也不過於深入,只是靜靜地享受這一瞬間的靠近。

費玉清默默感受從華晨宇身上發出的濃烈的愛意,一時之間他竟沒有辦法推開他,反而有些沉浸於這個時間,說他不喜歡花花,果然是騙人的。

華晨宇很耀眼,是個才華洋溢的孩子,禮貌中也不失自信,無論是那燦爛的微笑,熾烈的眼神,華麗的表演,努力做到最好的堅持,還有時不時露出那一點吃貨的可愛個性。

若是和他一起,肯定能看見更多不一樣的風景。

若是和他一起,肯定能栽植出最美的花。

若是和他一起,肯定能聽到風采無雙的歌。

若是和他一起……他們可以在一起嗎?

當華晨宇放下扣著費玉清的手,後者也從他深深的思考中回到眼前。

「費叔叔,對不起我有點……我就、就是……」花花有點語無倫次,他不自禁地就是無法克制想要吻上費叔叔,而他也真的做了,沒經過對方同意華晨宇擔心費叔叔會生氣,但卻一句辯解的話也說不出來。

費玉清輕嘆口氣。「哎,沒關係你別太緊張啊花花。」

見費玉清一點不生他的氣,華晨宇心中反而萌起更深的罪惡感。這就像是自己仗著費叔叔寵他,肆無忌憚起來了,他分明希望費叔叔能喜歡上他,結果卻老是依賴費叔叔,甚至還顯得幼稚。

「花花,你怎麼啦?又不舒服啦?」費玉清擔憂華晨宇不顧才剛痊癒的身體,硬是要過完今天,語氣溫柔地問。

華晨宇咬著下唇搖搖頭,感覺全身上下籠罩著一團烏雲那樣愁雲慘霧,讓費玉清更加擔心。

「哎呦花花,如果不舒服你還是先休息,費叔叔以後再賠給你一天吧。」

看著費玉清對他那麼體貼那麼好,華晨宇心中又是一陣小鹿亂撞。「費叔叔我很好啦~」為了不讓費玉清擔心,華晨宇露出平常笑嘻嘻的表情,雙眼瞇瞇盯著費叔叔。

這孩子用這個表情看了自己12期,果然是習慣成自然,看著看著還覺得蠻可愛的,不自禁也想對著他笑。

費玉清不得不承認,自己真是喜歡上華晨宇了。

每一期節目,總是非常期待花花小朋友的創作,聽著華晨宇一次又一次顛覆歌曲,創造出如極光般絢爛的畫面,讓費玉清愈來愈欣賞他。

謙和有禮,也不失自信。

電視螢幕上浮出大大的“END”,華晨宇把電視關上,笑得燦爛,看著費玉清的眼神依舊充滿真誠。「費叔叔,我們接下來做什麼好呢?」

其實華晨宇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費叔叔喜歡他,他只是以最自然的模樣在和費玉清相處,一分一秒都是那麼珍貴,一分一秒都令他心醉。

「花花啊,費叔叔很喜歡你,你很有才華。」費玉清很認真地看著華晨宇,想要認真和對方談談。

「費叔叔?」華晨宇的微笑有點僵,這開頭感覺像是要BE的前奏。「還沒一天呢別急著拒絕我。」

「哎,傻小子,費叔叔可沒說要拒絕你。」費玉清露出有點無奈的笑,讓面前的人又是一陣小鹿亂撞。

華晨宇愣在原地,嘴巴微張,看起來呆萌呆萌的樣子。他的腦中幾乎都要打結。

費叔叔不拒絕我=費叔叔同情我=費叔叔對我很好=費叔叔還是跟之前一樣對自己好=費叔叔真的不討厭我=費叔叔不會不喜歡我=費叔叔可能喜歡我=費叔叔可能答應我!

華晨宇猛然站起身,膝蓋撞到了桌子,弄得他痛的齜牙咧嘴,但他還是直直盯著費玉清,彷彿要把眼前人看穿一樣,很可惜,他瞪大眼睛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花花,你腿沒事吧?」費玉清對華晨宇的忍耐力很是佩服,一般人早痛得彎腰了吧。殊不知花花只是因為思考打結稍微忘記了疼痛,這樣說來費玉清還是他的止痛藥呢。

「費叔叔,你喜歡我嗎?」

哎呦,這直性子的個性還真是……都不害臊的。費玉清在心中暗暗叫苦,現在他是騎虎難下,說是也不是,說不是也不是。

要他乾乾脆脆地說句喜歡還真是不簡單,怎麼花花這孩子就能直接了當臉都不紅的?現在的教育啊……費叔叔再次感慨這30幾年的歲月差距。

見費玉清低頭沉思不說話,華晨宇也不死心,他早已決定了這次要“打破砂鍋問到底”。「費叔叔?」

這是不給人喘息空間了是吧!費玉清叫喊在心頭,只能硬著頭皮回答。「怎麼會不喜歡,費叔叔剛才說了喜歡你啊。」

「是哪種喜歡?」

費玉清無言以對,面前這孩子是不是太直接了?「……身為長輩,很喜歡你。身為朋友,也很喜歡你。至於你說的愛情,費叔叔……也挺喜歡……花花?」

華晨宇用力抱住費玉清,把頭靠在長者的肩膀上,也不說話,看起來一副在撒嬌的樣子。

「費叔叔,我最喜歡費叔叔了,謝謝你。」華晨宇好不容易放開費玉清,接著開始笑眯眯看著對方,弄得費玉清有些害羞尷尬。

費玉清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喜歡這麼一位小朋友,但是向對方傾訴情意,他不後悔。與其讓這感情留在歷史的間隙,不如放開拘束,和對方細細訴說那流水般刻在心頭的喜歡。

從華晨宇的眼中,費玉清似乎可以看見他從未見過的風采,宛若冬日盛放的向日葵,是萬年時光中難得可見的奇蹟,是在燦烈風光中綻放獨香的花蕊。

輕輕吻上彼此。

第一次的吻帶著侵略的愛戀,是一張情感宣洩的水墨畫,讓人近乎窒息的獨占。

第二次的吻散發感情的濃郁,無法自拔深陷其中,宣告著對對方的喜歡。

第三次的吻是一種甜甜的愛意,是接受後讓人著迷的桂花酒,上癮而不自知。

若是和他一起,應是相當幸福的吧。

青花瓷cp真的太愛♥

💧啊啊啊啊最新一期“我想和你唱”實在是太可愛啦

💧花式撒嬌太喜歡了

💧被兩個人的互動萌得太幸福了

💧無限循環兩個人的部分呀~

💧費叔叔你的嬌羞太可愛了啦

1、一起上節目

「費叔叔~咱倆要一起錄節目啦!」華晨宇歡天喜地地蹭到費玉清身旁,雙眸帶笑。

費玉清看他這樣子,順勢摸摸他的頭髮。「那麼期待啊。」

享受著向費叔叔撒嬌的感覺,華晨宇點頭如搗蒜。「期待啊期待好久了,費叔叔不期待啊?」

「怎麼不期待,費叔叔也很期待的。」

華晨宇趁機吻上費玉清的臉頰,弄得對方呆愣在地。

看著花花一副“大人冤枉”的無辜表情,小哥無奈地微笑。

就是這般縱容讓華晨宇離不開費玉清。

2、兩天

“費叔叔,兩天兩天!”

看著手機螢幕上花花傳來的簡訊內容,費玉清不自覺露出微笑。

花花啊,真是太可愛了——取自小哥對花花《老鼠愛大米》的評語。



3、約法三章

錄製節目前一天,不甘寂寞的花花又來到了費叔叔家。

「花花啊,明天的節目,費叔叔要和你約法三章。」費玉清很是認真地看著笑嘻嘻看著他的華晨宇。

華晨宇開啟“費叔叔講話就要猛點頭”模式。「好啊好啊。」

費玉清清了清嗓子。「第一,明天節目上見面啊,握手擁抱可以,但不可以親吻。」

華晨宇臉上寫著大大“驚恐”兩字。「為什麼啊費叔叔。國外的人也親吻打招呼的。」

「那你也要親主持人啊,要公平知道嗎?」費玉清充滿耐心地想要說服小朋友。

「但我只想親費叔叔……好吧。」

得到了答應的回答,費玉清向華晨宇肯定地點點頭。「再來,我們明天不能老黏在一起。我們要和觀眾互動的好嗎?」

華晨宇臉上寫著大大“不情願”三字。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花花還是可憐兮兮地點頭。

費玉清摸摸華晨宇的頭髮表示讚賞。「最後,明天節目結束後啊,讓費叔叔請你吃飯吧。」

聽到有吃的,吃貨屬性華晨宇眼睛都亮了,他開心地點點頭,換來費玉清讚賞的眼神。

果然,鞭子和糖一起使更有效。

[青花瓷cp]ㄧ日之約(上)

▪青花瓷組合真的太可愛了!!
▪應該ooc
▪上篇虐,後來應該會甜,應該

~~以下正文~~

華晨宇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雙眼無神,迷濛的黑色眼瞳帶有一絲令人心疼的悲痛。

失望、難受、不解,他的表情帶有太多太多的情緒,讓人理不清思緒。

為什麼?為什麼要拒絕我!我是認真的啊!為什麼總是把我當成小孩子,為什麼不把我當男人呢?

華晨宇把臉埋進枕頭,悲傷如藤蔓般蔓延全身,窗外大雨滂沱,連天空都在哭訴著華晨宇的失落。

「為什麼拒絕我……費叔叔……」

--90分鐘前--

好不容易鼓起了表明心意的勇氣,華晨宇小心翼翼地來到了費玉清家門外,看到朝思暮想的費叔叔,他揚起了甜甜的微笑,露出花花看費叔叔的招牌表情。

「哎喲,花花,雨那麼大你怎麼來了?快進來。」看見華晨宇微濕的頭髮,費玉清趕緊招呼他進屋。

兩人關係一直不錯,費玉清很順手的把自己的毛巾拿給了華晨宇,臉上帶著費式微笑。

「費叔叔,我好想你啊。」華晨宇沒有去動費玉清遞給他的毛巾,只是繼續燦爛的笑,想到他的費叔叔那麼關心他,他就無法克制這樣愉快的心情。

費玉清的微笑加深了些,讓華晨宇看了心頭小鹿亂撞。

果然還是最喜歡費叔叔了。

「先擦擦頭髮,免得著涼。」

華晨宇有點撒嬌地搖搖頭,反正他的費叔叔一直都是那麼疼他,肯定會答應他的。「費叔叔幫我好不好?」說完還發出呵呵呵的可愛笑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費玉清走到華晨宇身後,幫著這位總是黏著自己的小朋友擦擦頭髮,華晨宇似乎因為舒服而發出了“嗯~”的可愛聲音。費玉清沒有孩子,但是他卻非常喜歡照顧小孩,雖然華晨宇已經超過了那所謂孩子的年齡,但那總是依賴他的性格使他不自覺把他當作孩子看待,也付出了相當程度的疼愛。

「我喜歡費叔叔。」華晨宇笑得燦爛。

費玉清自然是把花花口中的喜歡當成了對朋友或是長輩那樣尊敬或開心的喜歡,他萬萬想不到這個孩子竟會對他產生友誼以上的感情。

「費叔叔,你喜歡我嗎?」

「當然的。」費玉清的確相當喜歡華晨宇,喜歡他那有時可愛有時帥氣的眼神,喜歡他那老是在盯著自己的帶笑眼眸,喜歡他在舞台上耀眼奪目的演出。

華晨宇突然站起身,雙膝半跪在沙發上,兩人的視線平行,他隔著沙發看著那令他心神恍惚的黑瞳,沉醉其中無法自拔。他不自覺將唇湊上了對方,軟軟的,跟想像中的一樣。

因為過於驚愕,費玉清的精神完全停擺,那突然放大的清澈眼睛竟有一瞬間令他出神。

察覺到兩人這超越朋友的舉動,費玉清猛然推開華晨宇,使對方因重心不穩而跌在了地板上。

「……費叔叔?」華晨宇不解地看著微皺眉的費玉清。

「花花……你還好嗎?」看著跌倒在地的華晨宇,費玉清竟然沒有朝他伸手的勇氣。

華晨宇沒有理會費玉清關心他的問句,而是直直盯著費叔叔那隱藏的不太理想的慌亂眼光。「費叔叔,你不喜歡我嗎?」

時鐘滴滴答答,就像屋外的大雨一樣規律地令人心煩意亂,費玉清一時語塞。看來花花是把友情當作愛情看待了,他並不是不喜歡華晨宇,但卻不是那種喜歡,至少他認為不是,導致他無法馬上回答那孩子這尖銳的問題。「……花花……費叔叔喜歡你,但不是那樣子的。你年紀還輕,還能遇到更多人,也會……」

費玉清的話語被華晨宇硬生生打斷,他的語氣變得有些咄咄逼人,讓一向講話溫和,溫文儒雅的費玉清無法回應。「我就是喜歡費叔叔!我不是小孩了,也早就過了懵懂的年齡,我喜歡費叔叔,那費叔叔呢,不喜歡我嗎?」

怎麼會不喜歡,但那是愛情嗎?費玉清為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感到錯愕,眼前這可是擁有大好未來都年輕歌星,怎麼能把他綁在自己這老骨頭上呢?

「……不是那種喜歡呢,花花。」費玉清努力理清思緒,他是長輩,華晨宇不夠成熟的部份,得由他補齊,但是,為何心裡會有股酸澀的滋味呢?果然是上了年紀,想法都變得優柔寡斷了。

華晨宇咬住下唇,淚水在眼眶打轉,但就是不掉下來,費玉清彷彿看到華晨宇唱那首“Dear friend”時,眼眶微紅水汪汪的,卻仍是挺直一身傲骨,完成完美表演的樣子。

令人心疼,但是他又有什麼資格,擁抱安慰這個因自己而哭泣的孩子呢?

----

華晨宇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裡的,他放任雨水打濕他冰冷的身體,心上毫無溫度,髮絲在水滴的修飾下一點一滴地哭泣著。

馬路上的車輛來來往往,燈光一閃一爍。華晨宇曾經幻想他的費叔叔會回心轉意來到他的身邊,但最終包圍他的只有滂沱大雨中的寂靜和冷冽的寒風。

無力地倒在床上,身上的水氣染濕了床鋪,產生了深深淺淺的線條,如同費玉清在華晨宇心上刻上的無數痕跡。

忘不了、理解不了、放棄不了。

怎麼辦……怎麼辦?

萬千思緒縈繞心頭,華晨宇在黑暗中渾渾噩噩地閉上了眼睛,表情悲傷彷彿作了一場又一場惡夢,看來沒有什麼會比現在更糟了。

全身濕透地睡去,華晨宇在心力交瘁之下發起了高燒,昏昏沉沉眼皮彷彿有千斤重。他作了一個又一個夢,夢中有他和費叔叔以往和諧的模樣,也有他幻想他與費叔叔的未來藍圖,對現在的他分明是場惡夢的夢境卻讓他幸福地想要流淚。

冷熱交替的折磨,華晨宇流下了生理的淚水,但他早已分不清這淚是為何而流。

在半夢半醒之間,華晨宇的手不自覺伸向床頭邊的手機。

費叔叔……費叔叔……我好痛。

「費、叔叔……」在混沌不明的意識中,華晨宇呆愣愣地喊著費玉清,他似是看見了那位令他心動的男人。

連作夢也這麼美好。

那就繼續吧,繼續這一場又一場,宛如美夢的惡夢。

----

華晨宇燒了兩天,期間冷冷熱熱不時交替,此時儘管已退了燒,他還是處於相當嚴重的狀態。

手機因為沒電自動關機。看來助理又要擔心了。

插上電打開電源,不出所料看到了23通未接來電,12封簡訊,還有3通語音留言。他緊張地開始查看那23通來電,也不知道是有什麼期待。

……沒有呢,費叔叔……果然被討厭了嗎?因為我擅自吻了費叔叔,定是讓他反感了吧。

華晨宇有點失落的笑笑,帶有一絲淒涼的味道,彷彿是已經塵封已久的小巷弄,有滄桑的滋味。

算了,反正最近沒什麼通告,就失蹤幾天吧。

華晨宇隨意地丟下手機,又躺回了床上,心中還是有些不甘。費叔叔怎麼就一點也不擔心他呢?把他當成孩子卻又放任他,真是不公平。他已經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希望費叔叔以什麼樣的身分對待他了,他自然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知足的。

滴、滴、滴、滴。華晨宇聽見大門開啟的聲音,錯愕地滿腦疑惑,知道他家密碼的人,誰?

「……費叔叔?您、您怎麼?」華晨宇太過驚愕,不自覺用了較為疏離的尊稱,費玉清聽了下意識震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嚇的還是受傷的。

費玉清將手上的塑膠袋放下。「花花你終於醒啦,身體還好嗎?」

「啊?我、我還好……啊!」華晨宇突然發出一聲慘叫,讓費玉清嚇了一大跳。

素顏、凌亂的頭髮、隨便穿上的睡衣。這、這模樣怎麼能給費叔叔看到!?

……不對,他根本不在意自己,自己還在意幹嘛……

費玉清很是新奇的看著眼前的小朋友由驚嚇到慌亂,再從慌亂到失望,不自覺多看了幾眼,現下的孩子情緒都那麼豐富啊,果然時代是變了呢。

我們的費叔叔頗有歲月不饒人的感慨。

「……費叔叔,你怎麼有我家大門密碼?」華晨宇好不容易才問起了重點,但只見費玉清奇怪的看著他,尷尬的氣氛蔓延在整個房間,他巴不得烏鴉從頭上嘎嘎嘎地飛過打破這令人心煩的寧靜。

「兩天前你在電話裡告訴我的啊花花。」費玉清覺得好生冤枉,他這不成了跟蹤狂了。

時間停滯,萬籟俱寂。

華晨宇的眼睛猛然睜大。

『……費叔叔、費叔叔……我身體好熱又好冷……你來好不好?我想你了費叔叔……你知道我家的,來看看我吧……費叔叔……我家密碼是……』

所以現在他是對費叔叔做了什麼啊!死纏爛打地要求費叔叔照顧自己,還忘了個一乾二淨,被討厭了一定被討厭了!原本就不喜歡了現在又怎麼會喜歡自己呢……那麼任性的人又有什麼本錢讓溫柔如陽的費叔叔愛上呢?

「花花啊,那費叔叔先走了啊。袋裡有些白粥,你吃了後多休息啊。」以為華晨宇是因為自己擅闖民宅才難過的費玉清很是不好意思的就要離開,哪知華晨宇卻緊緊抓住了自己的衣袖。

華晨宇抿著嘴唇,艱難地開口。「……一天,一天就好費叔叔,能不能和我在一起?如果一天後你還是不喜歡我……那我會……心甘情願的放棄。拜託了費叔叔。」果然還是放棄不了,他不相信費叔叔不喜歡他,與其這樣讓他朝思暮想,不如直接了當地被狠狠拒絕。

一天,就一天,讓我再作一天美夢吧。

無論在什麼場合,費玉清都很難拒絕這個孩子的。總是瞇著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著他,總是深深彎起甜甜的嘴角對著他,總是興奮的在他身旁晃呀晃喊他費叔叔,怎麼有辦法傷害這個可愛的孩子呢?

「……那就一天吧,花花。」放任對方,也放任自己一天。

一天,就一天,也想輕輕和對方唱首情歌。

是不是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這孩子了。

[青花瓷cp]異類

▪最近才萌上青花瓷cp,雖然已經很久了但是還是義無反顧地入坑了
▪被花花看著費叔叔亮晶晶的眼眸給萌得開滿心花
▪人物可能,應該ooc
▪題目只是隨筆,就是那個“異類”

--以下正文--

1、

不知道從哪一期開始,那位擁有不凡才華的小朋友總是黏在自己身旁,用著閃亮的眼神和期待的燦笑看著自己。

費叔叔、費叔叔的叫,語氣偶爾聽來有著撒嬌的滋味。

2、

第一次接到天籟之聲的邀請,費玉清是帶著滿滿的期待的,除了可以和素人來一場音樂盛宴,他也相當好奇同為夥伴的另外三位是誰。

第一個來到現場,當然不能辜負節目組用心準備的料理,費玉清一邊吃著壽司一邊等待下一個人的到來。

見到那位耳聞已久的小朋友,費玉清停下了咀嚼的嘴。「花花。」

華晨宇趕緊快步過去,腦中浮現無數詞語,口中不自覺吐出第一反應的字句。「費……叔叔。」

別人總是小哥、小哥的叫,這稱呼倒是別有新意。

從那時開始,費玉清就成了華晨宇的費叔叔了。

3、

華晨宇眼睛都快瞇成線了,勾起的嘴角簡直和新月一樣小巧可愛,看來還真是深情款款。

果然是真愛啊真愛。

在一旁默默看著的楊坤和莫文蔚下了相同的結論。

4、

十二期結束後,自然是得來些慶祝活動的。

華晨宇終歸還是年紀輕,心中不捨現形於色,雙眼直直盯著正和楊坤說著話享用美食的費叔叔。

以後哪還有機會和費叔叔那麼靠近啊。

明明是他的費叔叔。

楊坤覺得自己的後背一片灼熱,差點要燒起來似的。

不用懷疑,一定是那位在節目上藉機告白的真愛小朋友。

果然還是三十六計。

楊坤和費玉清寒暄幾句後趕緊湊到了電燈泡組合的莫文蔚身旁,滿是黑線的瞧見了對方同情的眼神。

所以現在他很可憐是吧?

楊坤毫無意外地看見在他華麗轉身三秒後,那個方才妒忌他妒忌的很的小朋友小步小步蹭到了費玉清身邊。

哎喲,真愛啊真愛。眼睛都疼了。

擁有同樣症狀的莫文蔚和楊坤不約而同再來了一次華麗轉身。

有句名言:眼不見為淨。

5、

華晨宇在慶祝會上喝了個酩酊大醉,有他的費叔叔在,有什麼需要顧慮的。

「費叔叔,費叔叔,節目結束後你還理不理我?」華晨宇拉著費玉清的手臂,眨著大大的眼睛問。

費玉清同樣睜大眼睛看著他。「當然的,當然的。」

只見扒著自己手的小朋友滿足的發出“嘿嘿嘿嘿”的笑聲,費玉清還是相當喜歡這位黏著自己的孩子的。

「費叔叔,費叔叔,咱倆之後一起出去玩怎麼樣?」

「當然的,當然的。」費玉清依舊那般風度翩翩,溫文儒雅。

華晨宇繼續眼睛瞇瞇盯著費叔叔笑了,似乎很是開心。

「費叔叔,費叔叔,我們來喝交杯酒好不?」

「當然的,當然的。」費玉清很是體貼的拿了兩杯葡萄汁,打算進行偷天換日的招式,畢竟喝酒傷身,他的年紀可不容許這樣揮霍了,華晨宇雖然年輕,但身體還是愈早保養愈好。

「費叔叔,費叔叔,你唱“異類”給我聽行嗎?」

瞬間費玉清面露難色。這歌……和自己的風格實在搭不上邊啊,還真有點頭疼了。「花花啊,這歌……費叔叔還是唱不得的。」

華晨宇ㄧ喝醉就成了孩子,任性的跟原本的他差了十萬八千里。「費叔叔你不疼我了。」眼睛紅紅的,泫然欲泣的模樣楚楚可憐,惹得旁人都想替費玉清答應他了。

「小哥,你先答應他吧,估計他酒醒後也不怎麼記得了。」楊坤指了指滿臉通紅的華晨宇。

費玉清還是覺得不妥,但不應聲這花花的表情越發難過,彷彿真的要哭。

得了,得了,果然還是過不了這孩子的關。「花花你別難過啊,費叔叔給你答應就是了。」

華晨宇的表情轉瞬由陰轉晴,他緊緊抓住費玉清的臂膀,像往常一樣瞇著可愛的眼睛,彎著甜甜的嘴角盯著自己的費叔叔。「那你現在唱好不好?」

費玉清覺得自己掉進了黑坑。

6、

華晨宇在床上打滾,雙手在頭髮上不停搓揉。

啊啊啊啊啊!他任性的請費叔叔唱異類嗎?費叔叔該不會討厭他吧!怎麼辦啊啊啊!為什麼要喝酒啊華晨宇!

不過……

華晨宇躺在床上停止了自己的動作,不自覺開始傻傻的笑。

費叔叔版的異類倒是挺美好的。

(Finish)

[原創]那年五月,花開花落(1)

▪多男主設定

1、兩年的距離

2月,百花欲放的季節。初春的空氣帶有冰冷的濕氣,光禿禿的樹枝上掛滿新生命的花苞,露珠在上頭一閃一閃,光芒閃耀著顫抖的冷意。

蘇寒泱右手托著一小疊資料,左手拉了拉鵝黃色的圍巾,儘管現在已是名義上的春天,但還是不免讓人感受到刺骨的寒風。蘇寒泱是寒性體質,對任何人來說都相當痛苦的寒冷對她更是錐心一般難受。

「呼~」走進學生會辦公室,蘇寒泱才因溫暖的空氣而放鬆僵硬的肩膀。

冥亞學園學生會是個相當特殊的團體,會長由全體學生投票選出,採多數決,無論是ㄧ、二或三年級都可以參選。至於成員只有副會長和風紀委員,兩者皆由學生會長親自至各班挑選,同樣不分年齡,也無法拒絕。

三人學生會是讓其他各校相當好奇的一個制度,更重要的是,這個僅僅三人的團體卻是優秀地令人毫無怨言。

「辛苦了,寒泱。」 藍寶石般的眼閃著溫柔的光芒,周簫露出溫和的微笑。

周簫是冥亞學園最為優秀的學生,永遠的全年級第一,準確的辦事能力,再加上令人無條件相信的溫柔微笑,讓他成為了第一位非自願而被推舉的學生會長,更別說他那時僅僅是冥亞學園二年級生。

蘇寒泱露出不相信的表情,她坐到周簫身旁的位置,語氣帶有玩笑般的指責。「學長才辛苦吧!明明才剛開學就處理了那麼多文件。」她甩了甩手中的資料。

冥亞學園三人學生會,會長負責處理學生平時的一切事物,副會長負責學生活動的辦理,風紀委員負責管理學生秩序。

對於沒什麼重大活動的期初,蘇寒泱本身是相當清閒的,不過冥亞學園有個特別的傳統,第一學期完全課業導向,不安排任何一項特殊活動,而第二學期剛好相反,有了第一學期超前許多的課本進度當作擔保,所有冥亞學園的學生活動都排在第二學期,運動會,園遊會,校外旅遊,甚至是一般的球類運動。導致目前無事可做的蘇寒泱在這ㄧ學期將陷入無限的忙碌之中,雖然她早已經過一年級時的歷練,但還是難免警惕,不過並不會感到不知所措,畢竟會長周簫也會在那時協助她的工作。

咔。門再次打開了。進入辦公室的少年有著一頭黑髮,金色的美麗瞳孔彷彿如漩渦一般令人心醉,在細銀框眼鏡的修飾之下增添幾分朦朧的美。「我回來了。」中音的聲線有著一絲魅人的味道。

趙御辰,有人說他是冥亞學園繼周簫之後的第二個奇蹟,雖然並不是永遠的全年級第一,但是他那出色的辦事能力讓人佩服,冷俊的外貌,沉默寡言的性格,再加上一絲不苟的處事態度,如果這世上不存在意外,那麼他必定就是周簫畢業之後繼任學生會長的人選之一。

「御辰,我剛剛有出去呢,怎麼沒順便讓我拿去。」蘇寒泱指了指趙御辰手上的文件,有些官方的笑笑。

趙御辰坐到蘇寒泱對面的位置,聲音依舊淡淡彷彿是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般。「我的事自己來。」

蘇寒泱微笑,周簫卻看出她的眼神帶有些微的尷尬,但更多的是失望。

趙御辰和蘇寒泱,高二B班的兩位絕對王牌,兩人分別擔任班長和副班長,將二B管理的有條有序,優良的成績和學生會成員的角色讓各B班同學都感到光榮至極。

讓蘇寒泱感到疑惑的是,分明比其他人多了更多相處或合作的時間,她和二B的同學幾乎都有一些交情,或深或淺,但她總是無法順利和趙御辰友好,不禁有點小小的失落。

「等等還有考試,你們先回去吧,二年級教室離這裡有一段距離呢。」周簫善解人意地笑笑。

蘇寒泱看看手錶。「那我們走了,學長也早點休息吧!」

周簫並不擔心遲到的問題,因為學生會辦公室就在三年A班的隔壁,比起遠在對角線的二年級教室,他還可以再多整理幾份資料。

趙御辰站起身,沒說什麼就要離開,彷彿是冷酷的君王,令人難以靠近。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班級會議時,學生會活動時,總是這樣,蘇寒泱默默跟在趙御辰身後,明明好幾次想走上前搭話,但掙扎且害怕失敗的心一次一次擊退了她那好不容易築好的城牆,她們是同學也是夥伴,她非常希望彼此能培養默契,一同創造更好更團結的班級。

蘇寒泱害怕別人的冷言以對,畏懼看到對方無視的尖銳眼眸,擔憂自己的熱情會被無情的冷水噴散,像是夏夜碰上了突如其來的暴風雪,讓人無法應對,在一瞬間一切灰飛煙滅。

因為那位少年總是遺忘她,忽略她,明明從小一起長大,卻對自己清清冷冷,似乎兩人本是陌生人一般。

她受夠了,那種無力感,更別說那位名為修暮沂的少年還是她從國中就開始暗戀的青梅竹馬。

因為沒辦法輕易往前邁進,導致蘇寒泱一直無法順利和趙御辰談話,兩年來無數的時光彷彿如煙一樣毫無意義。

這兩年的合作,卻改不了彼此依舊天涯的距離。

[原創BG]那年五月,花開花落(人物介紹)

▪多男主設定,男主介紹依年齡排序
▪只介紹主要角色

蘇寒泱-本文女主角,黑髮棕眼,17歲,冥亞學園二年級B班,B班副班長,學生會副會長。成績優異,品性良好,唯一缺點同時也是她致命傷的是優柔寡斷的性格,遇到心儀的對象會無法正確表達心裡所想。和修家三胞胎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周簫-男主角之一,棕髮藍眼,18歲,冥亞學園三年級A班,A班班長,學生會會長。永遠的全年級第一,溫柔的性格加上溫暖如陽的笑容,得到眾人的關注和喜愛,對寒泱有特別的情感,目前還未發現此情愫究竟為何,只是會特別照顧她。

修暮泉-男主角之一,黑髮黑眼,17歲,冥亞學園二年級E班,E班學藝股長,修家三胞胎大哥。個性有些漂浮不定,讓人看不出底限,臉上總是帶著淺淺的,令人無法捉摸,卻又迷人的微笑。

修暮沂-男主角之一,黑髮黑眼,17歲,冥亞學園二年級B班,修家三胞胎二哥。平時不愛說話但是ㄧ講就一定帶刺,總是擺出彷彿別人欠他一百萬的臭臉,嗜好是睡覺。寒泱目前暗戀的對象,但並不把自己的青梅放在心上,反而常常忽略她。

修暮泫-男主角之一,黑髮黑眼,17歲,冥亞學園二年級C班,C班體育股長,修家三胞胎小弟。性格有些懦弱,但是運動項目樣樣精通,是個在球場上相當陽光的風雲人物。從小喜歡寒泱,卻一次也沒有告訴她。是唯一察覺到寒泱喜歡暮沂的人。

趙御辰-男主角之一,黑髮金眼,17歲,冥亞學園二年級B班,B班班長,學生會風紀委員。漂亮的金色眼睛在細框眼鏡的襯托下暴露出不一樣的美,做事負責認真,個性沉默寡言,舉手投足都表現出知性的美。

~~~~簡單劇透~~~~

『……我喜歡他,但他心裡永遠不會有我,就像我心中一直只有他一樣……所以,我可能沒辦法給你答案了。』

『那是喜歡呢。』

『哎呀,好像不得不栽進去了。』

『離我愈遠愈好,拜託。』

『不懂得知足?我嗎?』

『還能……當朋友吧?』

『修暮沂,如果你不要,就放手吧,我要。』

『最後,陪我跳ㄧ支離別舞好嗎?』

『就算妳換了選擇,也看不上我嗎?』

『現在是五月啊,花開的真美,卻落的淒涼。』